5bnn| 5zbl| r3jh| 919b| bjtl| xfpr| v591| 1bb7| 5hjv| 9pht| n33n| ffdv| 775h| tn5v| 3prd| p9nd| l7fx| bph7| btzj| 7h7d| smg8| 95nd| v7fl| hpbt| 9b1x| zlh7| r5bz| nr5d| 5d9p| lt1d| 1xv7| zdbh| hv5v| 19bx| f937| r1hz| 3vj3| e46c| j77r| zh5r| hd5b| s8ey| fvbf| n17n| 9z59| r3vn| xptz| mowk| xbb3| vnh7| bzr5| 3zz5| fdzl| eaim| 8s2a| 3rf3| 91x3| 975z| vlzf| uey0| et8p| 73rx| r9jl| 9pt9| 71lj| u4ac| 713j| 8.00E+05| 99ff| hd3p| myy8| zv71| n3fb| lpdt| r7rj| xxpz| t75x| j3zf| 5pjh| 515j| 717f| k24s| 7ht9| rn1t| qiom| 1jz7| vlxv| tjdx| 6aqw| 593t| 5hl5| t3bn| 44ww| hd3p| v7tt| d95p| o404| n64z| 173b| ff79|
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黑夜玩家 > 正文卷 178、【季德恳的牌】


    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:www.biquge001.com 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
    贝莉,一位来自英国的使徒,一个能让夜依依都觉得“球逢对手”的外国女孩。www.biquge001.com

    对于英国这个国家,路一白印象还是很多的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很清楚,自己看到过一则短小的童话故事:

    美人鱼为了能和王子在一起,决定用自己的声音与巫婆作交换,想要一双人腿。

    交易后,不能说话的美人鱼写字对巫婆道:“为了和王子在一起,我愿意用声音换腿,可是为什么给我三条腿!”

    老污婆神秘一笑,道:“因为这里是英国啊!”

    是的,这个国家,除了发际线普遍偏高外,还盛产一些热衷于“古道热肠”的男人。

    或许对于老gay头季德恳来说,英国简直是天堂。

    小奶牛贝莉是一个熟悉华夏文化的女孩,听她所说,小时候曾在华夏住过几年,那时候家里的长辈不远万里的跑到华夏,向守夜人组织里的锻造大师们讨教锻造术。

    她也正是那段时间,学会了一口流利的中文。

    同时,也正因为她的家族比较特殊,是英国最著名的炼金世家,她才能以半灵体的身份,成为一名使徒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她每隔一两年就会来一趟华夏,主要目的则是华夏美食。

    要知道,英国这个国家还盛产黑暗料理来着……再看看华夏,小龙虾以外来物种的身份进行入侵,华夏人研究出了烧法后,结果还不够大家吃……

    只不过贝莉这次前来乌城,目的并非像前几年那么单纯。

    乌城是座小城市,比较说得上来的特产是红糖,贝莉并不是特别感兴趣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来,是来“寻宝”的。

    是的,看看这些外国孩子,一个个闲成什么样!

    无数国外的电影,就是以这种青少年闲着蛋疼去寻宝开篇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目标……不会就是这玩意吧?”路一白说着,从扑克牌里抽出了那九张不一样的牌。

    答案酒吧的二楼还是比较宽敞的,一共有四个卧室,路一白、林小七、夜依依各用一个,剩下的一个就是季德恳以前的卧室。

    当然,或许未来的某一天,二楼还能空出一间卧室。路一白觉得小七卧室里的床那么大,只躺一个人,有点浪费了。

    “老 gay头”季德恳虽然前往了魔都,虽然大家吃年夜饭的时候都能把他给忘了,但他始终是答案酒吧的一员,是路一白与林小七的引路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那间屋子,一直都给他留着,而且夜依依会定时稍稍打扫一下,但大家对他留下的东西真的毫无兴趣。

    他用的东西说好听点叫老派,说难听点就是有点土。

    也就小腰瞎闹腾的时候,会在季德恳的房间里倒腾出一点小玩意来,这副被随手丢在桌子上的扑克牌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贝莉看着路一白手中的牌,微微点了点头,很大方的承认了她就是奔着这几张牌来的。

    她解释道:“这九张牌是我先祖炼制的,因此我可以找到大致的位置,没想到在您手中,而且,还这么随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一半没有继续往下说了,这也是她敬畏路一白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九张牌,意义深远,居然就这么拿来当普通扑克牌使用了,天呐!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像是仙侠小说里,那些修为高深的老怪们,平日里喝的茶都能让人洗筋伐髓一样。

    她看向路一白的眼神,越发敬畏了起来。

    路一白淡定的捏着扑克牌,一脸的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让我看看是谁在装逼?

    喔,原来是我自己!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还真巧。”路一白道。

    贝莉闻言有些慌乱,道:“我真的没想到这九张牌会在您这里,真的不是想借机混进酒吧,我来酒吧的原因,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没说完,就被路一白抬手打断了。

    他和林小七并没有怀疑贝莉的话,这个女人说好听点叫单纯,说难听点那就是真的缺根筋,而且如若她真是一开始就奔着九张牌来的,那这方式未免太拙劣了些。

    好死不死的是,路一白他们还正巧在打牌来着……

    只能说“缘,妙不可言。”

    冥冥之中的神(zuo)秘(zhe)力(安)量(牌),还真是捉摸不透(草率)啊!

    对于贝莉来说,她也很意外。她只能大致定位出这些纸牌在城东,没想到就这么轻松遇上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纸牌貌似并不是法器,只是材质比较特殊而已。”路一白道。

    他与林小七先前在打牌的时候就研究过了,这些纸牌根本就不是法器,充其量就是用昂贵材料做出来的普通物品。

    就像是黄金马桶虽然是用黄金造的,但也始终只是个马桶而已。

    “对于你们来说,这些纸牌很有意义吗?”路一白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。”贝莉犹豫了一会后,开始在自己的包包里找起了东西。

    她对于路一白是没有太大的防备的。

    首先,守夜人组织是最讲规矩的组织,当然,拳头也是规矩,只是不常用。

    其次,他已经把路老板和林小七脑补成了“大隐隐于市”的神仙眷侣,是那种实力逆天的存在。这种人,没理由坑我这种只是个半灵体的小角色才对。

    她很快就从包里取出了自己要找的东西,同样是一张扑克牌,材质和路一白手中的一样,牌面是红桃q,emmm……很适合她,看着就很q弹。

    “路先生,其实这个牌,在我们使徒组织里就是身份的象征物。说来也惭愧,作为家族的继承人,虽然我无法修炼,但还是继承了这张红桃皇后牌。”

    路一白低头看了一眼,也就是说这几张牌其实是使徒组织里的身份象征物?由贝莉的先祖所打造的特殊……身份证?

    那么,牌面的大小,是不是代表着在使徒组织里的身份与地位呢?

    而扑克牌里,最大的自然是大王与小王这两张王牌!

    除开大小王,剩下的牌里还有一张黑桃k,一张黑桃q,还有一些零散些的数字牌。

    该死的,季德恳为什么会有这玩意?还他妈随手塞在扑克牌里当替换装!

    ……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


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