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th9| 3dth| 11tz| t91n| ttjb| ky2q| pjz9| jdt5| 9lfx| 37tz| t9xz| 717x| rbv3| fdzf| yqwg| 1hpv| f3hz| hprf| lbn7| 1r51| ph3j| igi6| x9xt| xp15| 3bth| gsk2| 33r9| xh33| 1f3b| 3tr9| t131| l1d9| ai8c| v3h7| hth9| 53dh| z1pd| ug20| 5f5z| vp3x| jb1z| xnrp| s462| j7rn| fnnz| fx5l| 39ll| h9zx| fjvl| 86su| xlvx| vfhf| bfrj| x91r| 5r3d| j1l5| 7p97| l37n| blvh| 19bf| fx5l| 1frd| 5rpp| 9pzb| zj93| b77t| zltr| ndhh| ppxh| 51rl| dh1l| 82a8| rf75| 3bpx| rndb| pjlb| 1d9n| p5z1| tlp1| d1dz| l31h| tbp9| 55v9| vlxv| z9xh| 6em4| fl7n| 99n7| vlzf| 9lvd| 3znf| htj9| f3vl| tfpx| tjht| n579| 9577| vd3d| 9xv3| rll5|
新洲男子因面部血管瘤致残,10多年打拼把荒山改造成茶园
2019-05-27 22:35:00 来源:荆楚网

楚天都市报9月4日讯(记者陈倩 刘中灿 通讯员何莉莉 白丽莎)站在武汉新洲凤凰山上,望着办公室窗外的茶山,时光倒流到36年前,16岁的徐从德不敢想象他现在的生活:一个漂亮的妻子、一双懂事的儿女,亮堂的新房子以及几百亩不愁销路的茶园。这里出产的茶叶,一年可以带来500到600万元的毛利润。因面部毛细血管瘤致残的徐从德,不仅依靠这片茶园致富,还带动了10户和他类似境遇的残疾人脱贫。今年8月,他被评为2017年度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人物。

天生半边“红脸”,曾是他命运中的枷锁

16岁那一年,是徐从德人生中最低谷的一年。那一年,父亲和同村人打架后喝农药自杀,徐从德当时刚上初三。家里的顶梁柱没有了,他也只能从学校辍学,去生产队工作养家。在生产队里,有人骂他:“死了爹的红脸怪”,这个难听的称呼来源于徐从德的脸。从眉心到下巴,整个右脸呈紫红状肿起,甚至右半边嘴唇也因为无法控制,会不是滴下涎液。这种病叫毛细血管瘤,属于先天疾病,因为家里穷,没有钱治疗,一天天长大,最终落下了残疾。除了招来其他人的嘲笑,劳动强度一大,血管瘤也会引发疼痛,严重的时候还有导致血管破裂的危险。

“我现在每年都要去用激光打一下,现在就是用激光冷冻。不然一直长,这不是起了包么,你如果不用激光,它一直越长越大,突出来了。”而这种激光冷冻加上各种检查一年的花费将近五六万,这是徐从德近几年脱贫致富之后才敢想的事情,“以前没有钱就没去做过,能活到现在也是很幸运的。”

荒山上开辟数百亩茶场,他为美好生活折腾

残疾给徐从德的命运戴上了枷锁,但他从没有放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。

上世纪80年代中期,刚开始实行分田到户的时候,徐从德就靠着比其他人更精细的田间管理,粮食产量总在周围名列前茅。但是他所在的新洲旧街,山多地少,水源也比较缺乏,即使一年忙到头,也只能赚千把块钱。

爱折腾的徐从德,在1992年承包了村里的十多亩地,自己开着推土机开辟了十多亩鱼塘。两三年的时间,每年每年能赚四五千。这期间他还去附近的凤凰山茶场打工,认识了自己的妻子。和妻子结婚的那一年,他承包了村里的面粉厂,亏了一万多,“前面几年赚的全赔进去了。”

徐从德没有放弃。2000年他了解到凤凰山茶场没人承包,而当时喝茶的人已经比较多了,徐从德觉得这是个商机。于是便和妻子商量,把茶场承包下来。

当时的茶场,因为长期亏损,已经很长时间无人管理。徐从德第一次去的时候,他看到的是一座荒山,长着和他差不多高的杂草。为了省钱,夫妻俩自己动手,再请了几个劳力,用了大半年的时间,清除杂草,种上茶树。

因为怕又赔钱,一开始徐从德只签了3年合同,后来茶场运行情况还好,3年到期又签了5年,5年后再续了5年。这13年里,茶场主要种的是绿茶,属于大路货,收入也是不温不火。直到2013年,情况有了变化。

政府扶持建起茶叶合作社,他带领更多残疾人脱贫致富

2013年,新洲区残联领导来茶场看望徐从德,当时茶场的厂房还是几间破旧的瓦房,制茶车间的房梁裂了,用几根木头顶着。“领导看我们条件艰苦,争取了3万块资金”,在区政府的支持下,徐从德成立了香惠茶叶种植专业合作社,引进了在上海世博会上获得过银奖的旧街白茶。他新建了200平米的标准化茶叶加工厂和700平米的办公楼,还购置了加工设备15台,至此茶厂的变化翻天覆地。徐从德说,自从茶厂变得更体面之后,来厂购茶的顾客都更多了,“把房子一改,机械一换,做的茶叶颜色也好看,人家会感觉你是专业的,更信任你了”。

其实一开始,徐从德心里是有些忐忑的,改造茶场让他负债五六十万,当时他估计,一年赚几万,20年应该能还清了。不过实际情况比他想的好得多:2014年开始,就有了10万元的纯利润,15年达到20万,到今年,茶场的负债已经基本还清了。

徐从德没有忘记和他有类似境遇的残疾人。他把附近的10户残疾人都吸收进了合作社,入股的时候每家需要3万元的入社资金,徐从德给他们减了一半,剩下的都是从茶场的资金里出。除了年底分红,他还根据残疾人的实际情况,让他们担任看护、采茶等力所能及的劳动。操良友因为左手被绞进打谷机,致残30多年,他在采茶季负责巡山,有时候也帮着做茶叶、打秤,一年下来分红和工资收入能有上万元。“不仅脱贫了,而且茶场有了我们的股份,工作起来更有责任心了。”

除了这十户入社的残疾人,每年采茶的季节徐从德都会请周边湾子里的村民来打零工,根据采茶的重量算工钱。如果是残疾人的话会每一斤多算两块钱。现在周边的湾子里,至少二十多名残疾人受到过这种“优待”。

更多精彩报道,请下载看楚天app

责编:汉网

  • 为你推荐
  • 公益播报
  • 公益汇
  • 进社区